您的位置:首頁 > 人物 > 內容
Oculus創始人:自幼鑽研VR 20歲創業
日期:2016-05-24 09:34:57 來源:英才雜志
 如果說紮克伯格是截至目前,這個星球最成功的80後,那麽他的收購對象、虛擬現實頭號品牌Oculus創始人帕爾默·拉奇,可以被評爲這個星球最成功的90後。
   20

 

  如果說紮克伯格是截至目前,這個星球最成功的80後,那麽他的收購對象、虛擬現實頭號品牌Oculus創始人帕爾默·拉奇,可以被評爲這個星球最成功的90後。

  2014年3月,Facebook宣布以高達20億美元的價格,收購名不見經傳的VR産品制造商Oculus,其中包括4億美元的現金,和價值16億美元的2310萬股普通股票。如今截至2016年4月6日,Facebook的股票價格已經上漲至112.11美元,這筆股份總價已經高達約26億美元。

  自幼鑽研VR産品,15歲創立行業論壇,2012年通過衆籌創立自己的品牌與企業,14個月後被收購,4年時間取得突破進展,即將進入量産階段。毫無疑問,拉奇是一位典型的“硅谷創業傳奇”。

  衆籌之路

  帕爾默·拉奇有著非常傳奇的經曆,他不僅從小對遊戲機情有獨鍾,還研究起了虛擬現實頭盔、頭戴式顯示器這樣非常冷門的玩意兒。

  虛擬現實概念自1963年開始萌芽,最早應用于軍事和工業制造領域,並在隨後産生了一些頭戴顯示器産品,包括索尼、任天堂、英特爾等企業都有所涉及,但基本都沒有形成氣候。

  在鑽研透了自己的56個絕版的頭戴顯示器收藏品之後,拉奇發現市面上曾經存在過的任何一款頭盔或者眼鏡,已經都無法匹配他的需求和技術能力。于是,他認爲是時候做出一款屬于自己的産品。

  2012年,拉奇找到了美國最火的衆籌網站Kickstarter,准備在這裏籌措資金,把自己的Oculus頭戴設備開發出來。

  整個過程非常順利,最後籌得的數字是240萬美元。這個數字最終成爲了2012年Kickstarter平台上破紀錄的項目。

  隨後也有一些風險投資參與進來,但是可以看到,如果沒有這些熱情的衆籌參與者,拉奇的Oculus項目很難順利的運轉起來。

  直到2015年10月,當拉奇的産品第一款消費者虛擬現實産品即將問世的時候,還向平台上的支持者發郵件,表示在2012年衆籌活動中,凡是支持超過275美元的支持者,都將免費獲得Kickstarter專屬的Rift CV1頭顯。

  雖然在後期,Facebook對Oculus進行20億美元驚天收購的時候,激起了一部分衆籌參與者的不滿,但由于此次衆籌是“獎勵式”,而非股權衆籌,所以拉奇的出售計劃,並沒有受到太多的阻礙。

  熱潮來臨

  在拉奇做出投奔紮克伯格決定一年之後,虛擬現實的熱潮席卷了世界,也席卷了中國。

  2015下半年開始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熟悉AR、VR這樣原本奇怪的字母組合,創業界、投資界到處都在談論虛擬現實産品,投資人手中熱得發燙的現鈔,開始瘋狂尋找和虛擬現實有關的一切企業。

  幾大巨頭也開始積極布局,通過投資、並購、孵化的方式進入到這個據稱幾萬億美元的龐大市場,更有不少的科技領袖表態,虛擬現實將成爲繼PC、智能手機之後的又一基礎計算平台。

  但這並不意味著,所有沖進這個行業的玩家都可以賺得盆滿缽滿。截至目前,超大型企業在這個行業裏已進行了非常密集的布局,留給中小企業、沒有核心技術優勢企業的空間已經不多了。

  微軟旗下的全息眼鏡産品HoloLens主打增強現實,目前已經發售了面向開發者和企業用戶的版本,這款産品被微軟寄予厚望。

  在手機領域並不如意的HTC,也非常早的開始在虛擬現實産業進行布局,希望能夠通過VIVE産品鹹魚翻身。

  三星開發了GEAR VR,並希望這一設備能夠和手機産品完美的結合起來;谷歌與阿裏巴巴則投資了神秘的全息影像企業Magic Leap。

  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一條“賽道”,能夠在這麽短的時間之內,湧入如此之多強勁且龐大的競爭對手。

  無限未來

  知名導演卡梅隆曾透露,他已經體驗了一番Oculus Rift,但他對于虛擬現實技術在娛樂行業的發展潛力興趣不高,並評論“說實話,很無聊”。

  對此,帕爾默·拉奇特地做出了回應,“他是錯的。”拉奇說,“你所要做的就是嘗試虛擬現實,你就會明白它超越了你所能做的一切。”顯然,拉奇對于虛擬現實,傾注了比任何人都熾熱得多的感情。

  從目前虛擬現實的發展階段來看,確實仍然存在非常多的問題沒有解決,包括硬件價格的昂貴、眩暈問題並未完全解決、分辨率、清晰度方面仍不算非常好。但對于一個曾經經曆長期蟄伏的新興行業來說,虛擬現實能夠從上世紀60、70年代的第一波發展浪潮後的低谷中走出,已經非常難得。

  拉奇回憶,2014年3月紮克伯格拜訪Oculus VR位于加州爾灣的辦公室,他最初並不傾向于賣掉公司。但在幾周後,他接受了紮克伯格超過20億美元的報價,因爲這個技術曾經在瀕死的邊緣徘徊了幾十年,而資本可以讓其複蘇。

  “它(虛擬現實技術)差一點就死了。”拉奇說,“我們讓它起死回生。但我未必是這門行當裏能力最好的,而僅僅是堅持下來的少數幾個人之一。”

  雖然Rift消費者版本的推出幾經波折,但在過去兩年裏,圍繞在Oculus硬件産品的周圍,已經開始聚集了大量的內容産品,包括遊戲、電影、直播。當配套內容産業鏈足夠長,産品足夠多,作爲硬件的VR眼鏡,自然將變得越來越便宜,像當年的手機一樣,加速走進千家萬戶。

  到那時,人們也會像談論70後的比爾·蓋茨、80後的紮克伯格一樣,談起90後的帕爾默·拉奇。